□ 王正志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面对疫情,举国上下齐心协力,通过采取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举措,目前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不断巩固和拓展。社会各界在政府的统一指挥调度下及时控制了疫情在我国的传播,也为全世界防疫作出了巨大贡献,为全世界提供了可资借鉴的重要防控经验。

不论大陆法系还是普通法系,诉讼制度尤其是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都是在于保护权利、解决纠纷,维护和实现正常的社会秩序,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但是,实践中民事诉权滥用者往往制造事端恶意提起诉讼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原本稳定、有序、和谐的社会秩序,使正常的社会秩序非正常化甚至会导致一定范围内社会秩序的失序与混乱,这显然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维护社会秩序的目的。民事诉权从本质上而言,是一项程序权利,在现代法治社会,民事诉权也是一项基本人权、宪法权利,体现出权利救济权的特性。民事诉讼中对于相关主体的资格,尤其是涉及一国政府时,均有明确的程序要求和国际惯例。任何权利的行使都有一定的边界,民事诉权的行使也概莫能外。当事人行使诉权没有法律依据、行使诉权超越边界、恶意行使民事诉权的行为,均可能构成滥用诉权,即人们常说的滥诉。广义的滥诉是指欺骗法院,试图使对方交付财物或者财产上利益的一切行为;狭义的滥诉是指行为人将被害人作为被告人而向法院提起虚假的诉讼,使法院产生判断上的错误,进而获得胜诉判决,使被害人交付财产或者由法院通过强制执行将被害人的财产转移给行为人或者第三者所有。

近期在有关国家法院针对我国政府、有关单位提起的几起疫情相关的滥诉,从公开的媒体资料看,均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不仅难以实现发起人的成功维权愿望,得不到法院的支持,甚至还要承担不利后果,遭受舆论的批评。

一、主体适格问题:现有法律程序不支持此类诉权滥用

根据国际法的外国主权豁免原则,一个主权国家一般不受另一个主权国家法院的管辖。美国国会1976年10月21日通过的《外国主权豁免法》也规定,在不违反本法颁布时美国已加入的现有国际协定的情况下,外国不受美国和各州法院的管辖。根据这一主权豁免原则,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美国法院对因疫情防控起诉他国政府类索赔之诉没有民事管辖权。

当然,主权豁免原则也有例外,即国家商业行为直接损害了美国的利益和在美国境内的不当行为,这两种例外情形出现时可以在美国法院起诉他国政府。根据国际法,就各国政府的商业活动而言,各国并非不受外国法院的管辖,其在美国的银行账户和有形资产可基于对政府商业活动而作出的不利判决而被美国法院查封、执行。但是,最近国外因疫情针对我国的诉讼主张提出,武汉病毒实验室及华南海鲜市场是商业场所,且实际上由我国政府操控。这个说法与事实完全不符,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