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媒体记者 战海峰

□ 通讯员 郭金生

背倚着郁郁青山,一阵阵江风拂面,格桑花香沁人心脾……谁也想不到,这个位于重庆涪陵长江边,风景如画的700多亩平坝,3年前还曾是磷石膏弃物堆积成的巨大渣场,最深处达120多米。其产生的渗滤液不断外流,画面触目惊心,曾引发会广泛关注。

2017年1月,在被媒体曝光一个多月后,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以涉案公司环境污染为由,向重庆市第三中级法院提起环境公益诉讼,要求被告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立案后,重庆三中院成立了由4名环资专家陪审员与3名资深法官组成的审判团队,最终促成原告、被告于2017年12月达成调解协议:被告承诺赔偿环境修复费用80余万元,并投入巨额资金严格落实《中化涪陵化工环境问题整改处置方案》,确保两年内实现企业关停,完成受损环境修复工作。

虽然案件已调解结案,但该案修复部分将耗时两年、耗资上亿,如何确保案件执行到位,是检验本案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会效果的关键。为此,重庆三中院以该案的执行为契机,探索建立了生态环境修复案件执行督促“恢复性司法实践+会化综合治理”的工作机制,成功破解生态环境修复案执行监督难题。

定期前去现场查看

实时跟踪修复进度

“在法律规定不明确的情况下,怎样才能推动本案顺利执行,最终达到被告承诺的修复效果呢?”结案后,该案审判长、时任重庆三中院环资庭负责人贺付琴的心中并没有感到轻松。让她最担忧的是,目前并没有明确的环境修复标准,如何确保被告自动修复环境的质量,防止修复过程中一些不可逆转的瑕疵出现。

在翻阅大量书籍、案例和资料,并经过几个月的思考,一个想法萦绕在贺付琴心头:“全国都在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虽然原告没有申请执行,为何我们不能主动履行监督职能,去跟踪被告生态环境修复情况呢?”

贺付琴把想法向重庆三中院党组作了汇报,很快得到了院党组的肯定和支持。

在贺付琴看来,要监督被告严格按照调解协议修复受损的生态环境,绝不能坐在家里等着被告拿着材料来汇报,而是要亲自到修复现场,实地查看修复进度。于是,贺付琴决定双管齐下,一方面要求环资庭法官每个季度至少到环境修复现场查看一次,另一方面生态环境修复责任企业每半年汇报一次修复工作进展。

2018年6月27日,贺付琴第一次来到中化涪陵化工生态环境修复现场,查看生态环境修复进展,仔细了解磷石膏堆积的山体覆土复绿进度、污水处理厂建设情况,她站在推倒的厂房瓦砾上,叮嘱被告企业负责人认真履行调解书义务,并表示重庆三中院将持续跟踪监督生态修复进展,直至验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