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援惠民生 扶贫奔小康

讲述人:何锦芳(江苏省阜宁县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2014年,我开始到江苏省阜宁县法律援助中心窗口坐班,成为一名法律援助专职律师。在这个小小的窗口,面对面服务困难群众,一干就是6年。

承办法律援助案件是不收当事人的代理费的,遇到特别困难的,有时我还会捐助些慰问品,作为法律援助律师,我没想过用这个身份盈利。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比大多数人见到更多不幸。有人问我:“你的心会不会因此而坚硬?”

我的回答是:“不会!”正是因为见过太多不幸,才更觉得我正在做的事情很重要,也让我对未来充满期待,因为可以做很多对群众、对会有意义的事情,用法律的力量帮助困难群体伸张正义。

2019年4月11日,76岁的孙爷爷来到阜宁县法律援助中心窗口,我接待了他。原来,11年前,孙爷爷的独子病逝,留下患有精神病的儿媳和幼子,交由老两口照顾。

儿媳不久后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老两口务农,除了低保,偶尔卖点小菜,没有其他经济来源,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近两年身体也大不如从前,逐渐丧失了劳动能力。

说到年幼的孙子,孙爷爷不停地抹泪:“这孩子太苦了,从小没有父母疼护。”我看着这个衣衫破旧却远比同龄人懂事的孩子,一阵心酸。

“我们马上供不起他了,他怎么办?”孙爷爷泛着泪花,哽咽道。

我告诉孙爷爷,像他们家这种情况,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确认孙子“困境儿童”身份依法获得政策帮助。

孙爷爷听后转忧为喜,得知我主动要求为其代理,他含泪唤我“大好人”。

阜宁县法律援助中心了解到孙爷爷的困难后,很快为他开启“绿色通道”,指派我承办此案。捏着手中的全权委托书,迎着孙家一老一幼信任和期待的目光,我感到肩上责任重大。

我立即为他们量身定制了具体的法律援助方案。为了进一步核实孙家的家庭情况,第二天我便到阜宁县羊寨镇单家港村走访,发现孙家比我想象中还要贫苦。我当即向孙家承诺,一定会尽快办理,让他们早日得到帮助。

在证实了小孙母亲失踪满两年的事实后,我马上整理相关材料,书写起诉状递交法院,申请宣告小孙母亲失踪。

因法院传票无法送达,只能通过登报公告送达,时间比较长,加之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开庭审理时间一直无法确定。我一边做好捐助准备,一边向法院申请尽快开庭。所幸今年2月20日,阜宁县法院利用云开庭公开审理该案,判决宣告小孙母亲张某失踪。

这样,小孙事实孤儿身份被司法确认,孙家可据此向民政部门申请长期的孤儿生活保障,并获得后续的医疗保障、教育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