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媒体记者 刘志月 实习生 刘欢 通讯员 王田甜

“本以为因疫情影响要等几个月,万万没想到武汉中院审案子这么快,20天就判下来了。”

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法院独任法官李钢手中接过民事裁定书,湖北省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代理人惊喜不已。

2017年,上海某公司承接了湖北某建设工程公司位于武汉市江夏区某建筑外墙装饰装修工程,因合同履行发生纠纷,工程公司将纠纷提交武汉市江夏区法院。但上海公司认为案件属于承揽合同纠纷,应由被告所在地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审理,于是向江夏区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

2019年11月10日,江夏区法院作出一审裁定,驳回上海公司异议申请。上海公司不服,上诉至武汉市中级法院。

今年1月,武汉发生新冠肺炎疫情,法院审判工作被迫中断,案件也被搁置起来。

4月20日,刚从区抗疫一线撤回的李钢被选任为武汉市中院首批独任制法官,收到了第一批适用独任制审理的案件60件,其中就包括上海公司的这件上诉案。

据了解,法官独任制是由一名法官独自审案并独自对案件负责的审判制度,是区别于合议制的一种审判组织形式。

今年以来,依据全国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授权,最高法院在部分地区开展为期两年的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的试点工作,武汉市中级法院是改革的试点单位之一。

中级法院法官一人独任审理第一审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结案的且不服民事裁定的上诉案件,是此次改革试点的重要内容。

“市法院对独任法官进行了集中和不定期的业务培训及专业指导,在法官助理的共同努力下,我个人的第一批适用独任制审理的60起案件,平均结案时间为20个工作日,这在改革之前是很难完成的。”李钢说。

武汉市中院立案一庭负责人介绍,独任不是一言堂,在实行法官独任制的同时,市中院正确处理有序放权与有效监督的关系,出台了《武汉市中级法院扩大独任制适用范围实施细则(试行)》,不断完善独任法官审判监督机制,加强独任法官案件评查和审判管理制度,确保独任法官裁判的准确性和统一性。

“如果当事人对独任法官审判的案件结果不服,拥有与普通程序审理案件相同的救济途径,以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武汉市中院这位负责人说。

来自武汉市中院的统计显示,截至5月15日,该院立案一庭共受理独任制案件163件,审结163件,平均审理周期2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