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宏伟蓝图,推进乡村战略实施,保持农村会的和谐与稳定是重要前提基础。只有乡村呈现出稳定和谐局面,“三农”问题的解决以及现代化发展才能顺利进行。同时,也只有实现发展与稳定的双赢,才能更好地促进乡村的振兴。当前,随着经济会的快速发展,农村公共危机的种类逐渐增加。加剧流动的农村人口,不断流出的农村资源,日渐凋敝的乡村文化,使得农村会运行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状态日益明显,各种公共危机事件的频发,给农村会造成了巨大危害,也给乡村治理带来严峻挑战。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要完善乡村治理机制,保持农村会和谐稳定”。可见,及时有效地预防遏制或减少这些公共危机事件的发生及其负面影响,更好地保障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维护农村会安全、稳定与发展,提升农村公共危机防控能力迫在眉睫。

一、乡村振兴战略下农村公共危机治理面临的现实困境

农村公共危机主要是指由于农村会运行机制的失灵,或自然灾害等因素造成的危机事件。当前,我国农村应对公共危机管理的组织体系已基本建立,但综合治理、系统治理力量比较薄弱,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农村公共危机治理意识淡漠。近些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农村危机处理资源未得到有效利用,原有村组织预警信息络传播渠道的堵塞断裂,基层政府行政化严重,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以及农民自我利益最大化的行为取向等,在公共事件面前,集体行动困难重重,严重削弱了乡村危机应急能力。

(二)农村公共危机治理的组织结构不合理。基层政府作为农村公共服务的提供者,履行农村公共危机治理职能责无旁贷。会经济发展带来问题的繁多,公共事务治理难度的加大,政府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也随之加重。各地不断突发的事故和危机,基层政府因缺乏解决特定危机事件所需的专业技术,或特定群体事件所要求的群众基础等难以应对。公共行政上的失职失误,为引发会危机埋下了隐患,因此,单纯依靠政府危机治理的模式已不符合时代发展要求,还应积极培育农村非政府组织,鼓励村民参与村务管理。当前,我国农村非政府组织发展滞后,农民因自身能力限制或缺乏参与热情较少参与到公共危机治理之中,存在政府治理力量为主,会及个人力量参与不足的现象。

(三)农村公共危机协同治理机制不畅。突发公共事件导致的农村公共危机会造成一系列严重后果。加强农村公共危机管理,严防严控危机风险必须重视治理机制建设。当前,农村公共危机治理机制不完善、不畅通主要表现在:由于农村公共危机多元主体参与危机治理的意识不强或分工不明确,局部职能的交叉重叠,导致各种危机治理资源浪费。多元主体法律权责关系不明确,相互之间缺乏协调机制,与政府无法形成有效的协调,导致力量分散或不均衡降低了治理效率。多元主体参与危机治理的信息不畅,各个主体间无法进行有效沟通和信息交流造成的紧张或恐慌,不利于组织和疏导,增加了危机治理的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