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专业化审判到专门法院:专门法院发展史》〔美〕劳伦斯·鲍姆著,何帆、方斯远/译,北京大学出版2020年5月出版。

何帆

近几年,因工作关系,笔者参与了一些专门法院(庭)的论证和设立工作。在此过程中,难免会搜集、参考关于域外专门法院制度的资料。一大感受是,受历史因素和表述习惯影响,域外许多专门审判机构虽冠以“court”之名,但并非严格意义上的专门“法院”,而是隶属于行政机关的裁判所、专门审判庭、专门法庭或其他专业审判组织。

除了“是什么”的探究,还有“为什么”的疑惑。笔者翻译过不少美国司法题材作品,法官呈现出的形象大都是“全科医生”,并不区分专业领域。最典型的司法形象代言人,当属联邦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从政教关系、言论自由、持枪权利、州际贸易,到专利、版权、垄断、破产、环境、金融,几乎什么案子都能审、什么判决都能写。在这样的通才型司法背景下,形形色色的专门法院又是如何产生的呢?实际运行成效如何?除了联邦司法系统,各州又设有哪些专门法院(庭)?

秉持上述疑问,笔者一直很想找一本关于域外专门法院(庭)方面的权威著作求解。一番检索下来,发现介绍法院组织体系的通识性著作很多,但以专业化审判和专门法院为主题的,只有劳伦斯·鲍姆教授的《从专业化审判到专门法院:专门法院发展史》。

鲍姆教授视野宏大,视角多元,擅于运用多学科理论和实证数据开展研究。他非常注重法院的“政策制定者”职能,对两党三权的策略互动、上下级法院的微妙关联、法院内部的意识形态都有深刻把握。他的著作中既会交代历史背景、事件由来、人物脉络,又能综合运用经济学、会学、组织行为学、会心理学等方法条分缕析、推导结论。上述研究特点,集中呈现在这本书中。

鲍姆在本书开篇,抛出了笔者之前关心的问题:在多数人心目中,美国法官都是“通才”,这甚至被视为是一种制度优势。可是,为什么还要大力推进司法专业化,并设立各类专门法院(庭)?

鲍姆认为,推动司法专业化有两大动力。第一个动力是中性优势,即案件集中由一个法院或一群法官审理,专业品质更有保障、司法效率更能提升、法律适用统一性也更强。这里的“中性”,是指不影响裁判结果,只达到提速增效的效果。无论古今中外,中性优势都是推动设立专门法院(庭)的主要理由。

第二个动力是影响司法政策的实质内容,即对判决结果的直接影响。联邦法官多是终身任职,很难干预他们独立办案。所以,影响判案结果的最好方式,是介入法官选任,把自己信赖或三观一致的人送上法官席位。如果案件分散由几十个法院审理,相应政治力量或利益集团介入的成本就很高。相反,如果案件全部集中到某一个专门法院审理,各方就有足够动力去施加影响,推动符合自身利益或立场的人士出任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