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

“嗨一时毁一世”,“笑里藏刀”何时了

多重身份导致笑气监管存在盲区,升格强制管理宜早不宜迟

卖家庄某雇佣他人在朋友圈展示的笑气存货。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供图

笑气气弹。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供图

“甜甜的感觉,吸的时候仿佛时间都凝固了。”吸食者眼中,笑气可以带来短暂的快乐。

“打气球”“奶油气弹”……这些词在青少年中悄悄流行着,但很多人对“笑里藏刀”的危险,缺乏足够认识。

笑气,学名一氧化二氮,广泛应用于食品、医疗等行业,属于危险化学品,有很强的成瘾性,吸入后人会产生幻觉、不自觉发笑。

有的人一年间挥霍数十万元购买笑气,甚至以贩养吸;有的人吸食后体重暴涨、产生幻觉、尿便失禁、下肢瘫痪;有的人中断学业、疏远家人朋友;还有人已然付出生命的代价……目前,国内已发生多起因吸食笑气致病、致残、致死案例。

当前,笑气管制已有所加强,但记者调查发现,仍存在络平台易获取、监管惩处存盲区等问题。笑气依旧在“笑”,黑色产业链该如何斩断?如何加强管理惩处,让违法贩卖和滥用者“笑不出来”?

打笑气打到手烂,依然停不住

记者从上海检察机关获悉,该市一名1998年出生的在校女学生徐某,吸食笑气长达4年之久,曾导致双腿无法站立,但仍选择以贩养吸,后被闵行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批捕。经侦查认定,徐某以牟利为目的销售笑气,金额达72万余元。

“一旦碰了这个东西,后果不会好。”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物质成瘾科,19岁的留学生张泽在医生面前讲述吸食笑气的经历。

在美国读书时,她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第一次体验了笑气。当时看到其他人都在吸食,她想:“只试一次,应该没事。”这次尝试之后,“我开始在上购买。起初是将气灌进气球里吸,之后改用按压枪打开气弹对着吸。有时一天七八个小时都在打,打得手都烂了,整只手都是麻的,嘴里也是溃疡。”张泽回忆。

后来,她干脆不去上课,每天饮食作息混乱,天亮了才睡觉,逐渐和身边朋友脱离了联系。在张泽家中,有一面堆满笑气弹的墙。“只有存货足够,我心里面才踏实。如果没有存货了,我就会觉得焦虑不安。”她说。

但她并非不想改变。她想克制、想去上课、想自己在家做饭,但是大脑不听使唤。“尤其当我看见室友在吸笑气,那我也继续吸。”她说。

张泽不是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接收的第一例吸食笑气成瘾的病人。早在2017年,该院就接收过一名留学生,是被轮椅推着进来的,四肢无力、双脚无法行走,只能卧床,吃饭、喝水、上厕所都需别人照顾。从那以后,该院陆续接收了10余名病人,都是18至20岁的年轻人,以留学生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