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深圳 无废城市 建设试点定下的100项任务已初步完成45项。下一步,深圳将推动 无废城市 重大工程项目建设。 例如做好南山区、龙华区、罗湖区、龙岗区四个餐厨垃圾处理设施增产扩容工作,推动福田区、坪山区、大鹏新区厨余垃圾项目规划建设,并且将印发《餐厨垃圾处理财政补贴指导价方案》。 作为 无废城市 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餐厨垃圾处置工作推进被按下了 快进 键。不过反过来说,推进餐厨垃圾处置工作的可不止是 无废城市 试点。 地方不仅在垃圾管理条例和方案中对餐厨垃圾、厨余垃圾有明确要求,还有很多地方刷新了专项方案。 例如,浙江《绍兴市餐厨垃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在征求意见。【对餐厨垃圾产生单位、餐厨垃圾收运、处置单位等违反本办法规定的行为,由有关部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予以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江门市餐厨垃圾管理办法》已经于2020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从事餐厨垃圾经营性收集、运输、处置的单位,必须取得相关的许可证。餐厨垃圾产生单位应与具备许可证的清扫、收集、运输单位签订服务协议;餐厨垃圾要在产生后24小时内收运,做到日产日清。】 2019年,我国餐厨垃圾产生量突破了1.2亿吨。2020年前三个月,我国新增筹建的餐厨垃圾项目有10多项,已经占据了2019年全年新增数量的6成左右,投资金额近16亿元。 2020年全国两会上,陕西省全国人大代表曾在建议中表示,餐厨垃圾的产生量远远超过了预料,圾分类末端处理的重点问题就是餐厨垃圾的处理,而寻求新技术和方案,是目前应对垃圾分类后巨量餐厨垃圾带来的影响所不可或缺的。 人大代表还建议,在全国城乡推广餐厨垃圾分布式处理。包括制订政策鼓励和推广采用小型化分布式餐厨垃圾处理方式,中央财政对小型化分布式餐厨垃圾处理站点的投资建设和运营给予一定的支持,从政策层面支持各地将餐厨垃圾就地化、快速化处理作为主要目标及重要标准,建立分布式餐厨垃圾处理站点等等。 从这方面来揣度,也可以发现餐厨垃圾处置发展的另一个趋势,即市场下沉到三四线城市。 这个趋势从2019年下半年就开始露头,镇县出现了不少十亿级的固废大单,很多直接挂钩餐厨垃圾处置。另外,从餐厨垃圾工程建设分布来看,华中、西北、华北仍是主力消纳地区,西南这个市场则或许会在后期成为掘金后发地。 那么回到我们刚开始关注的问题, 无废城市 建设,叠加过了一年热度也不减的垃圾分类,其实是打开餐厨垃圾处置市场的新钥匙。毕竟,一份一份北京的月考成绩单就炸出了 厨余垃圾分出量翻倍 这样的亮点,市场内需已经不需要过多解读。 剩下的就是市场投资意愿,虽然没有万亿那么夸张,但也是千亿级的大蛋糕。临近 十三五 尾声,还可以期待一下 十四五 餐厨垃圾处置目标和规划,再来下定论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