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新冠疫情,往年3月底召开的E20水业论坛被推迟到了6月初,也让大家都有更充分的时间思考行业问题。所以,今年的水业论坛上 妙语如珠 ,给人不少启发。 这不,北控水务集团执行总裁李力就抛出了环境产业的 新物种论 ,听起来十分新鲜。 他表示,过去,环境产业主要是5支力量,即中央企业、地方国企、市场国企、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又称中央军、地方军、野战军、八路军、联合军。 经过这两年的 混改 浪潮,原有的5支力量发生了变化,演化出5支 新主体 ,李力把他们归纳为新物种、新骨干、新势力、新龙头、新平台,形象地说就是大象、老虎、猴子、狮群、森林。 第一,新物种 大象,即央企重组收购专业上市公司,动能很大。 环保产业的属性是 市场化+行政化 ,要求企业做到 两个正确 ,即政治正确和专业正确。央企的特点是 根子正+很有钱+能干活 ,民企的特点则是专业化服务能力强,两者结合起来的话就非常完美了。 但是,能否做到两个正确融为一体,做到 又红又专 ,实现 三讲 讲政治+讲技术+讲经济 ,这里边既有机遇,也有挑战。要看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适配性,组织很重要,结构更重要,机制尤其重要。 第二,新骨干 老虎,即省级环保集团,占山为王。 一方面,全国24家省级环保集团 横空出世 ;另一方面,还有各核心节点城市和省会城市水务集团 舍我其谁 。全国山河 军阀割据 , 虎踞龙盘 。 对于地方政府来讲,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 自家人 解决 自家事 似乎也是顺理成章。这导致整个行业里,行政化比市场化更占上风,长期和短期的利弊值得研究。 第三,新势力 猴子,即技术驱动的科技型专业公司,智商很高。 这一类企业是有科学信仰、有技术追求、有专业积累的科技型专业公司,他们具有既实现客户成功,又体现技术溢价的解决方案,这样的企业逐渐体现出 技术驱动 的新型发展方式,像中持环境、金科环境等就属于这一类企业,门槛很高。 第四,新龙头 狮群,即共创共建的龙头企业。 从供给侧 竞争形势 来看,像北控水务这种国企面临着两支力量的夹击:中央军和地方军,这两支力量具有一定的行政化色彩,给整个环保行业都带来了一定挑战。但是有挑战就有机遇,这两支力量也同样带来了合作的空间。 从需求侧 政府痛点 来看,无论是BOT-TOT方式,还是PPP方式,政府综合治水的 环境公共服务和管理 一直被 离散化 和 碎片化 的问题所困扰,环境施治责任只有 分包方 ,没有 总包方 。所以,政府需要一起 共创共建 ,需要一支可以信赖的力量。另一方面,龙头企业也在面临转型,合作共赢则是转型的主要路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首先要与客户-政府合作,也叫 供需一体化 ,通过 政府+企业 的模式,成为 命运共同体 ; 2、同时要与友商和同行在一起,开创合作新模式,通过 龙头企业+骨干企业 的模式,成为 发展共同体 。 总之,新龙头要像狮群和草原一样和谐发展,形成一个 共创共建 的局面,一起开疆扩土,守土有责。 第五,新平台 森林,即共生互生的平台型公司。 目前,环境产业大多还是公司型平台, +互联网 。未来则要成为平台型公司, 互联网+ 。 未来,环境服务业一定会出现类似阿里、京东这样,给需方客户和行业企业共同赋能的平台型公司,构建出环境产业的 森林家园 。 目前,科技发展正在遭遇 三浪叠加 ,即:移动互联5G+物联网LOT+人工智能AI,这将改变所有的垂直领域,环境产业同样会出现平台型企业,这种公司将满足3个特点:网络效应的价值外部性+边际成本趋零+指数级发展。 结语 总体来看,五大 新主体 没有像传统那样以所有制为区分,而是按照商业模式和竞争力内核重新加以区别,显示了不同的思路,给人以新的启发。 新主体 中,每一类主体都有各自的 硬核 和 杀手锏 ,未来鹿死谁手,结果仍很难说。最终,也有可能形成一套新的共生共荣、相互依存的生态圈。 不管谁优谁劣,未来环境产业发展的趋势都将是以解决问题为核心,要求企业强化自己的硬核能力,以结果为导向,实现生态环境改善的效果。 最终,无论是 新主体 也好, 旧力量 也罢,都将共同参与到中国环境质量改善的大潮中,共同为实现 绿水青山 贡献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