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国资的环保民企或将再添一员。 源于博天环境日前发布公告称,因业务发展需要,公司股东复星创富拟向青岛融控转让其持有的5%博天环境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待上述股份转让完成过户后,博天环境控股股东汇金聚合亦将其所持有的20%表决权全权委托给青岛融控行使。 如果本次股份转让和表决权委托实施完成后,届时手持不低于25%表决权的青岛融控将成为博天环境控股股东,青岛西海岸新区国有资产管理局则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开资料显示,西海岸新区国资局持有青岛融控100%股权(国有独资),是青岛融控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对于从寒冬中出走的博天环境而言,这份源于国资的驰援格外温暖。 联姻背后的考量 在此之前,包括博天环境在内的环保民企 钱袋子 紧缩问题被市场多方关注。 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博天环境遭遇融资困境。亦如博天环境在其公告中曾指出, 由于金融去杠杆等宏观政策的影响,不少民营企业因为融资难导致经营困难,公司也面临流动性资金紧张、偿债压力等困难。 陷入资金危机的博天环境,业绩也急转直下。2019年度公司营业收入较去年出现大幅下滑。 所有事情加起来,实际都指向一个问题,那就是资金紧张。其中一个明显的特征是,润率下滑、负债率快速提升、质押增多是民营环保上市公司参与PPP业务的结果。截至2020年4月底,由于变故频仍,博天环境拟关停、暂缓、缩减规模建设项目涉及生态水系综合治理PPP项目、生活污水处理PPP项目、工业废水收集处理系统工程,预计总投资金额近40亿元。 资金问题导致不少民企陷入经营困境,产业危机至今仍未完全解除。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认为,除了去杠杆引起的金融大环境紧缩外,还有PPP项目本身的紧迫,带来的金融系统不信任地抽贷。对于民营环保上市公司来说,不仅短期压力更大,同时还存在长期持续发展的难题。 分饼 不断嬗变的同时, 饼 亦越做越大 市场分化愈加明显,民营环保企业的日子尤其不好过。而由综合实力更强的国资主体承接控制权,从可行逐步衍生出必要意味。 为摆脱这些烦恼,越来越多民企开始与国资合作:2020年至今, 民企+国资 在环保产业快速铺展开来:在过去两年里,已有23家民营环保企业通过股权转让、联合重组等多种合作方式引入了国有资本。另据环境商会统计,仅2019年头部受困民企15家受让方为国资,10家实控人变更,涉及交易金额约180亿。 进入2020年,联姻国企的态势依旧高昂:3月,告别长江环保及三峡资本的国祯集团携手中节能、中交集团成为碧水源第一大股东;一个月后,中节能入主铁汉生态。不久前,中广核核技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也将出资5350万元,通过受让并增资获得四川国清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95%股权。 对于拥有逾百家上市企业的环保而言,这无疑是一次剧变。在赵笠钧看来,这本质上是一次次通过改变 分饼 方式将 饼 做大的过程。而对于受让方来说,大部分国资也想借此进入环保产业,补上自己在相应领域的缺口或强化自身优势。在此期间,本具韧性的环保产业无疑将走上 量 与 质 齐升的新格局。 打铁还需 自身硬 相对应地,则是随之即来的转型阵痛期。资本热潮骤然退去,与环保督察不断加强的双重压力下,环保业务内容也发生了较大变化。以水处理板块,以往着重污水处理厂单体项目建设转变成为以厂网一体化、跨流域治理为主的水环境治理模式。通常来看,民企在设备制造领域占比较大,国企则在一些大规模环保项目的投资运营方面占主导地位。 即便如此,在这一背景下通过市场的并购重组, 民企基因 也有价值。不少业内人士认为 国民共进 将成为未来环保行业发展的主旋律。整个产业通过不断的并购重组,将逐步形成一批区域性、流域性、全国性的综合环境集团。但市场竞争格局发生变化的同时,环保产业核心仍未改变:作为技术服务型产业,硬件模式都是外壳,靠技术真正治理污染。 作为环保产业不可或缺的力量,民企首先要明确自身定位。即无论是技术创新还是商业模式创新,市场对民营企业要求更多的是提供解决方案、产品或服务。尤其在细分领域的技术及效率,是环保民企区别于国资的地方,未来创新性企业才真正具备驱动力。相反,很多中小环保企业,如果没有很突出的技术能力、服务能力,自然而然会慢慢被淘汰。 通过与国资联手提升创新力与竞争力,历经寒冬的民企资产将获得新一轮投资机会。面对接下来环保产业带来的挑战与机遇,运营管理能力与核心技术将成为民企在市场竞争中的闪光点,由此带来的内生动力将逐步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