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已至,与气温一同变热的还有事关臭氧的话题度。 毕竟,继耳熟能详的PM2.5之后,蓝天保卫战再迎 老大难 :异军突起的臭氧已成为夏季空气质量的首要污染物。这也让处于决胜之年的蓝天保卫战酝酿出新格局。其中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即首次针对夏季污染防治开展专项行动,全面推进挥发性有机物有效治理与精准管控。 蓝天之下臭氧犹在 与PM2.5治理成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国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臭氧浓度同比上升6.5%。以臭氧为首要污染物的超标天数占总超标天数的41.8%。从空间分布来看,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既是PM2.5的污染较重区域,也是臭氧浓度较高区域。今年1 2月,臭氧浓度更是蹿升了10.2%。 这说明夏季臭氧污染防治的重要性已经可以和每年秋冬季的PM2.5攻坚比肩。与 看得见 的雾霾相比,臭氧被称为 隐形杀手 。臭氧浓度之所以节节攀升,源于挥发性有机物和氮氧化物既是光化学反应生成臭氧的前体物,也是PM2.5中二次组分的主要前体物。它们一边能与NO反应,阻止其分解臭氧,一边又可以促进臭氧的生成。 在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大气环境规划研究所所长雷宇看来,臭氧污染集中表现为浓度持续升高、轻度污染为主、区域性特征明显。其中,京津冀及周边 2+26 城市、汾渭平原6 7月为臭氧污染最重月份,长三角地区6 9月为污染最重月份,珠三角9 11月为污染最重月份。 更为棘手的是,VOCs的排放所涉及的行业众多,量大面广。 而且臭氧污染具有典型的二次污染的特点,防控难度非常大。 相比传统大气污染治理集中在火电、石化等大化工、大能源领域,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来源多、分散,移动源和大量工业炉窑的NOx尚未得到有效控制,且治理基础薄弱。 VOCs正在加速挺进治理拐点 针对治理中的难点问题,生态环境部日前表示,将会针对臭氧污染开展2020年挥发性有机物治理攻坚行动。坚持问题和效果导向,把削减污染排放量作为中心,紧盯新问题,研究新对策,治到点子上。 时间上聚焦臭氧污染严重的夏季,即6至9月份。长江中游城市群等区域列为重点。尤其是推动苏皖鲁豫交界地区22个城市建立大气污染联防联控机制,推动整个区域空气质量的加速改善。同时新增系统性提出收集率、运行率以及去除率的 三率 控制措施等。 要知道,VOCs是臭氧重要前体物,在臭氧治理中尤为关键。作为臭氧重要前体物,早在10年前VOCs就被9部委列作重点控制污染物。在 十四五 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规划编制中,特别针对臭氧的两项前体物VOCs、氮氧化物设计减排目标。目前,各地臭氧污染治理措施正在逐步展开,主要策略就是推进NOX和VOCs的协同减排,实现臭氧污染和PM 2.5的协同控制。 在VOCs排放方面,化工、涂料行业堪称 大块头 ,也是各地整治考核的整改重点。抓好工业园区涉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整治,降低建筑类涂料与粘胶剂使用过程中挥发性有机物排放。业内认为,VOCs控制难在行业太细分,工业源、移动源、生活源VOCs排放又有各自特点,因此需要有针对性地实施分类施策,定制化开发不同的方案。为克服单一技术的局限性,一般采用针对不同工艺条件的多技术耦合工艺。 治理要求提升叠加各类新型治理技术日渐完善,VOCs治理在从无序发展朝向精细化治理的同时,新型技术、组合治理技术亦将成为未来主要演进方向。关键是怎么用好这些技术,发挥最大的效能。通过 以治代控 以管代控 ,积极引导企业提升挥发性有机物治理能力和水平,全面深化夏季臭氧污染防治。而这都需要我们做好久久为功的准备。 对于VOCs治理企业而言,臭氧管控力度的加强无疑将带来新一轮发展契机。相较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治理环节,VOCs治理或将成为大气污染防治决胜之年释放的新增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