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账 未还, 新账 待补,如何破局? 事关环境保护与生态修复的顶层设计日前重磅亮相。这份名为《全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总体规划(2021 2035年)》的基本纲领实施期限长达15年,分别对工程布局、治理思路、治理措施、保障政策作出了系统部署,涵盖9项重大工程、47项具体任务。另据业界预测,此轮体量大概率将不低于此前逾30000亿的投资规模。 更重要的是,这份 新 意十足的顶层设计也为美丽中国建设提供了重要支撑。《规划》分为3大时间节点,基本涵盖了京津冀、黄河下游、粤港澳、洞庭湖、鄱阳湖及海岸带等重点治理区域。其中,重点工程着力于 三区 ,即青藏高原生态屏障区、黄河重点生态区(含黄土高原生态屏障)、长江重点生态区(含川滇生态屏障)。 长江黄河摁下治理 加速键 按照目标,长江、黄河,这两条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要恢复如初。 《规划》在长江重点生态功能区、黄河重点生态区和海岸带共布局了19个重大工程。其中黄河流域将打造8个重点项目,长江经济带则着力5个重点工程,通过系统性制度设计,加强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推动陆海统筹、河湖联动的综合协调治理模式。 为确保相关工程实施起好步、开好局,《规划》提出,切实加大资金投入力度,鼓励各地统筹多层级、多领域资金,集中开展重大工程建设。按照谁修复、谁受益原则,通过赋予一定期限的自然资源资产使用权等产权安排,激励社会投资主体从事生态保护修复。制定激励社会资本投入生态保护和修复的政策措施,吸引社会资本积极参与重大工程建设和管理,探索重大工程市场化建设、运营、管理的有效模式。 与此前项目资金分散于各个工程不同的是,《规划》坚持 一张蓝图绘到底 ,打破了以行业条线和单项治理为主设置重点工程的惯例。按照综合化系统治理配置,更注重整体性、系统性,并将在长江黄河以及其他重点区域集中投入,以期实现一体化保护和系统修复目的。接下来,长江、黄河和海岸带三个重大工程的专项建设规划出炉在即。 长江大保护 拥抱千亿体量 更早之前,全长6300多公里的长江就已明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4年来,一系列实施方案、保护计划、治理目标纷至沓来的同时,也让治理污染、修复生态成为沿长江经济带地区的 主旋律 。生态环境部给出的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长江流域好于Ⅲ类水质断面比例提高到94.5%,同比上升7.1个百分点。即便如此,长江沿江废水、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排放量仍占到全国的43%、37%和43%。 围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城镇黑臭水体治理、流域生态环境修复、危废处置设施建设等多个方面,一场以生态环境质量改善为核心的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正拉开序幕。 在污水处理方面,按照 十三五 规划及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的要求,长江经济带的城市需要在 2020 年底达到95%的城市污水处理率。为完成前述目标,业界测算,长江经济带11省市将日均新增污水处理能力5175万m 。仅就2015 2020年污水管网更换而言,整体投资额高达259.8亿元。 从城镇污水处理领域切入,黑臭水体治理同样是长江流域释放的产业空间。《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中的 3 大指标之一就是要求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控制比例达到 90%以上。进入 十四五 ,长江流域水生态环境质量也将迎来更高标准,将将城镇污水处理和水环境综合治理相结合,实现规模化效应和协同效应。按照每公里流域治理投资8000万测算,黑臭水体治理空间将达到500亿左右,流域治理亦随之攀升至2000亿。 黄河 大合唱 奏响上升区间 一年前,黄河流域进入高质量发展区间,也意味着黄河治理揭开了历史性新篇章: 编制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 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已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但与长江不同的是,黄河重在保护,要在从综合、系统、源头三大层面治理。治理黄河,表象在河流,根子在流域。 重点在上游,关键在源头,难点在下游。相对应的则是 个性化 解决方案:上游着力提升水源涵养能力,推进一批重大生态保护修复和建设工程。同时大力发展节水产业和技术,大力推进农业节水,实施全社会节水行动,推动用水方式由粗放向节约集约转变。 中游紧盯污染治理、减少人为干扰成为重中之重。一方面聚力精细化治理,随着入河排污口排查、监测、溯源及治理的全面启动,黄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将更加具有针对性、科学性和可操作性。另一方面强化强有力的监管。生态环境部此前表示,黄河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问题将作为第二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的重要内容。 政策密集落地叠加监管强力推动,黄河治理将进一步有效提振市场需求。参照长江大保护、渤海治理攻坚战的政策进度,流域生态治理相关项目订单释放亦有望加速。古老的母亲河,也将在新时代催生新一轮掘金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