旨在通过12项 干货 让环保产业链重焕活力,6部委近日印发《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 支持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下文简称《意见》)可谓给环保民营企业打了一剂 强心针 。 这些 干货 覆盖开放重点行业市场、实施普惠的产业政策、推动提升企业经营能力、畅通信息反馈渠道等诸多层面。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会长樊元生认为,民营节能环保企业是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要力量,国家支持其发展的态度是坚定的。 从三大维度提升民企 参与感 政策倾斜明显之际,毋庸置疑,被业界视作污染防治攻坚战主角的民营环保企业喜提新一轮发展契机。民营企业之于经济体系重要性,一组数据将更为直观:民营经济贡献了超过半壁江山的税收、超过7成的技术创新及近9成的新增企业数量。 业界同时希望市场给予更多的空间释放民营企业自身的优势,激发民企创新能力。为此,《意见》进一步明确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在重点行业和领域进一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放开节能环保竞争性业务,积极推行合同能源管理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 支持参与补短板强弱项工程建设。《意见》鼓励民企参与重点行业清洁生产示范、化工等工业园区治污等重大生态环保工程。尤其是在各地在推进污水垃圾处理等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医疗废物和危险废物收集处置等多个补短板方面。加大对民营企业绿色技术创新的支持力度,支持民营企业独立或联合承担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支持的绿色技术研发项目。 为破解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发展面临的 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 等障碍,《意见》特别针对现有政策落地实施中 最后一公里 的问题,给出了维护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利益,可操作性强的具体规定。提出在中央预算内投资生态文明建设专项、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特别国债等项目申报、审核中,要对各种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公平对待,不得附加额外的条件要求。 一个全新的行业格局即将诞生 在此之前,历经寒冬的环保民营可谓 九死一生 。 问题源于 钱荒 。两年前,金融去杠杆导致环保企业的资产和负债产生了期限错配。尤其在融资方面,由于环保工程的资金需求大,回款周期长,先期需要垫付大量资本金。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参与的工程类环保项目通常面临回报率低、风险大等问题,金融机构大多不愿意提供信贷资金支持其项目建设。 针对民营节能环保企业资金链问题,《意见》着力落实民营节能环保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以及真金白银支持企业发展的绿色金融支持。设置影响民营企业准入的限制性规定、与节能环保业务能力无关的企业规模门槛,或明显超过项目需求的业绩门槛等。促进各地、大型国有企业履行与民营节能环保企业依法订立的合同,严格按合同约定及时支付账款。 然而,前述政策出台后所带来的红利如何落实,关键是要修炼好内功,回归环境产业的本质。 能不能让民企基因在新的平台上发挥新价值,则是下一步思考的问题。 处于 钱荒 泥沼中的环保民企亟需外部力量介入,国资成为其首选。加之一些大型央企也把环保领域视为战略转型的目标,国资+民企的合作形式仍将在环境治理过程中持续上演。未来整个产业通过不断的并购重组,将逐步形成一批区域性、流域性、全国性的综合环境集团。 夹缝中 鲶鱼 不止看准,还得行稳 利好政策频频落地加之国资大举进入,环保民营也有了新命题:通过利用高效节能装备和技术应用改造传统环保产业。 只有牵着市场的 牛鼻子 ,才能让市场嗅觉敏锐的民企 闻风而动 。从短期来看,2020年不设立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为壮大节能环保产业带来了较大契机,即不再因为确保一定程度的增长而忽视环保效益。更长远地看,未来4年内,节能环保产业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0.6%,2023年总产值或接近13.5万亿元。但与如此庞大的市场相比,自主环保品牌体量规模普遍偏小。到2019年为止,也只有10家环保企业刚刚过百亿,而今年的目标是50家。 值此背景,环保民企重要性不言而喻。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就像 鲶鱼 。相比央企,民企有着决策机制灵活、创新能力较强、试错容错机制等可圈可点之处。在E20环境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看来,民营环保企业在技术创新方面优势比国企要强。有鉴于此,业界普遍指出,民营环保企业将转向以核心技术、产品和服务见长的细分市场领域。 未来,大型国企、央企与民营环保企业的融合还会进一步深入,在环境产业内发挥更大的优势和效益。身处强者如林的竞争中,环保民企首先要明确自身定位,在于针对不同的细分领域,依托技术优势、精细管理才是核心。毕竟,政策红利落实到企业端盈利的改善以及债务杠杆压力的下降上,还需要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