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阶段性收官节点,逐步摆脱 钱荒 困境的环保民企,早已蓄势待发。 作为影响企业快速发展的关键因素,融资能力被视作衡量环保企业获取长期优质资产能力的标尺。但在发展需求旺盛,政策空间和利好不断的客观条件下,过去一段时间内环保产业仍然遭遇了严峻的投融资困境。很多环保企业深陷债务泥潭,主要是由于企业大规模无序扩张、大量环保项目垫资以及对规则和规律的漠视。 紧日子 中缓过神来了 对于建设周期长、项目收益低、投资规模大的环保项目而言,融资能力尤其重要。环保企业大多靠融资性现金流作为支撑,待项目运营后,通过经营性现金流来支撑企业后续债务偿还或扩张。而在接连遭遇融资渠道萎缩、资金成本急升、信用风险剧增等冲击之后, 输血 成当务之急。 直接原因是去杠杆导致货币收缩,融资环境全面收紧。环保行业本身是一个依赖于发债的行业,高度依赖融资环境,受政策影响较为明显。资管新规要求金融机构严格清理非标业务以防范风险,导致包括环保在内、以民营为主的行业融资成本飙升。环保产业的融资难度不断攀升,融资能力也随之不断下降。 由于资金空转抬高实体企业融资成本,杠杆无序扩张,刚性兑付等问题开始显现。针对中小环保企业,由于规模小、风险高、轻资产,抵质押不足、信用资质不高等问题更加难以达到授信条件。业内认为,技术驱动型环保企业普遍缺乏抵押品,去杠杆后能找到什么样新的融资模式成为业界关注命题。 以PPP模式为例,投资期限长且体量较大,环保企业做PPP项目,几亿元甚至几十亿元的项目很常见,这就需要大量垫资。 近两年环保企业受PPP影响,依靠融资拓展业务发展,行业整体资产负债率加速攀升。 PPP模式杠杆率较高,前两年部分项目中,社会资本只用了3% 5%的资本金,就撬动了整个项目。 企业经营要稳健,现金流是企业的血液。 如何通过政策引导和创新金融服务,在不扩大信用风险敞口的基础上,解决环保企业的融资困境,也需要重点研究和考虑。值此背景,通过发挥环保企业在环境治理方面专业性、并为项目提供高品质服务的第三方治理和EPC+O等模式正在逐步受到市场青睐。 回血之战 之后如何活得好 所幸的是,随着管理层持续加码对金融支持民企的政策指导,资金面逐渐放宽。 近期以来多项旨在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顶层设计,在流动性方面给予了环保产业 真金白银 的扶持。市场普遍认为,此次降准的时机、力度与范围均 超过预期 ,且更多不只是稳定人心的信号意义,而是更关注时效。民企以股权买卖 纾困 ,成为另一种解决资金缺口的方式。从合作方式上看,上市企业和国资主要通过股权转让、项目合作、股权/债务重组或多种方式相结合。 2020年整个环保行业基本面或迎反转。针对环保产业政策利好仍将不断释放,针对环保产业投融资的总量仍将保持继续增长态势。国盛证券分析称, 融资环境宽松,前期压制板块的因素消除,或将长期利好环保行业。 亦如多数环保企业相关负责人所言, 去年银行融资环境确实比较紧张,相比来说今年的市场环境要好一些。 企业融资好转将加快订单落地实施进度,带来业绩回暖预期。诚如农村环境、城镇生活污水、生活垃圾、危废以及黑臭水体和重点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等仍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维持较高行业景气度。相对应地,PPP模式规范后,项目在减少,但质量在提高。回归到环保装备设施、环境监测,污染物治理和处理等环保服务的本质上,而不是盲目参与工程类项目。 通过内生增长、模式创新找到企业新的利润增长点。 现在国内的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里面,并不缺钱,缺的是好资产。 这也意味着,无论是环保PPP项目,还是环境治理模式都将回归企业本身,告别无序、冒进式扩张的同时,进一步强化自身内功与风险控制之间的平衡。 具有特定核心产品服务的优势企业,应加强战略协同合作,进行资源整合,加强综合竞争力。 这也意味着,自身加持的创新变革,将成为未来环保赢得资本信任的核心要素。而在历经价值重估后,更加注重资产质量的环保企业无疑将愈发注重项目效益。也就是,真正具备核心技术和运营经验的环保企业势必更具竞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