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国作为 浑元形意太极门的掌门 曾在一次采访谈起本身亲身经历。內容以下:我还在美国,打过五年。我也觉得迷惑不解,归国之后哪些散打队打但是打拳击的,哪些这一去日本随意拉了个参赛选手回来,说是啥日本国的格斗之王,在我国的拳台子上打一打。打的也是几十秒KO他。有本事出来打,不要在中国说大话作假。

马保国曾扬言:有本事打一打不必说大话作假

为啥迷惑不解,我一个学员XXX,240 250KG,他是教搏击和拳击的。我还在美国和我我教了五年,一次也没喊着过我。我也迷惑不解了,如何这一拳击到我国就那么了不起,啊?再一个,我是演戏,和欧州搏击总冠军皮特厄文打,有人说假。假就是我沒有真他打,他沒有假。为何?我将他堵死了。看得懂这一录影的,我觉得可悲可叹的是这么大一个中国江湖界,这么多说白了的 高手 居然沒有十个人,看懂的十个人都不上......我爷爷爸爸都杀过小日本鬼子,我尽管没杀挑球,但我杀过猪,我当过五年兵,后三年大家兵联的猪所有就是我杀的,基本上每周都杀一只猪。

马保国曾扬言:有本事打一打不必说大话作假